病例视频

  • 椎管内囊肿病例:藏在脊柱中的恶魔

    CCTV-4《中华医药》

  • 突出的肿瘤-脑膜瘤

    CCTV10《走进科学》

相关文章

爱心妈妈大爱无边

2010-04-14 10:17 作者:三博管理员

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与爱心妈妈救治社会绝症脑病患儿回顾

 

主题:2009年献给母亲节的特殊礼物——爱心妈妈大爱无边

主旨:五、六年前,在网络上一些妈妈们自发的聚到了一起,救助贫困患儿,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患儿家长们亲切地称呼她们为“爱心妈妈”。通过几例已经通过爱心妈妈帮助在三博脑科医院救治的患儿事迹,给予爱心妈妈们母亲节特别的祝贺,呼吁各界社会人士都加入爱心妈妈的行列,为社会和谐,为人民健康,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故事1:益西曲宗

(以下为患者老师自述)

从不知父亲是谁。几个月大时,母亲抛弃他并去了玉树,再未回来。一直由舅舅(土登益西,俄支寺出家人)抚养(靠为别人念经),现在住于姥姥家,姥姥腿瘸。因半身不遂,已于2008年5月8日在成都363医院住院救治自从入校学习后,益西曲宗身体健康状况一般。近期,腿脚不便的状况突然加重,慢慢发展到左半身不能活动。2008年5月6日,校长贡夏仁波切和汤洪老师从学校出发,紧急把他送到成都神经内科水平较高的363医院救治。他们于5月8日到达成都,在医院做了CT、核磁共振等检查。现在具体病因尚未查清,医生仅发现孩子大脑积水,疑似畸形血管或者脑部肿瘤,由于病情严重,半身不遂现象越来越厉害,因而采取住院治疗,进一步做腰部穿刺、血项、心、肺等全面检查,以确诊。住院押金16000元,现仅支付了5000元,一次检查花费2000余元,现仍需进一步检查。学校自成立以来得到社会各界的热情援助,基本平稳维持学校生计,但面对突如其来的高昂费用备感巨大压力。校长贡夏仁波切和老师们都将竭尽全力救治益西曲宗,同时也要照顾好其他孩子的衣食住行。2008年7月11日我和益西曲宗踏上了从成都开往北京的K118次列车,此前一位上海的爱心妈妈通过学校网站得知益西曲宗的事后非常关心孩子的情况并决定帮助我们,正是通过她不断地努力,终联系了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的石祥恩教授来为孩子治疗。7月13日上午8时我们到达北京,医院安排人到火车站接我们,并做了一定的准备工作,孩子当天直接入院治疗,第二天就开始做相关的检查。根据检查结果,石教授和医生们经过会诊确定孩子脑部有生殖细胞瘤,位于第三脑室,压迫了右侧神经,于是决定于7月17日上午8点进行手术摘除。益西曲宗在进入手术室前,我告诉他,这只是做一个检查,一会儿就好。他天真地相信了我的话,高高兴兴地进了手术室。而我的心却难受到了极点,一个从小就没有父母疼爱的孩子现在却要一个人与死神做斗争……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对于我,这个时间过得异常艰难,惟一能做的就是祈祷,祈祷,再祈祷……下午3点,手术终于结束了,但小孩直接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我不能进入,只能是更加焦急地等待,这时石教授带着微笑出来了,手术很成功,生殖瘤已基本摘除,个别地方由于贴近脑神经,未免伤害正常组织只能保留,后面的事情就得等生殖瘤的化验结果了。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一些了。上海的爱心妈妈为孩子负担了2万元的费用。尽管如此,截至7月21日我们欠医院的费用已经达到3万余元,多亏石教授一直担保,孩子才可继续治疗。化验结果证明这个生殖细胞瘤是高度恶性,而且也有扩散的可能,必须经过放疗治疗,有效清除残余。经过手术,情况有了很大进展。8月上旬出院了。

 

故事2:小雪

(以下为爱心妈妈自述)

追随着小宁静,成都的爱心妈妈把深陷绝望的八岁脑瘤患儿小雪母女送到了三博,小雪的哥哥姐姐均因脑瘤相继离开了人世,绝望的妈妈甚至想到了极端!如今手术成功的小雪对着妈妈经常甜甜的笑……9岁的小雪是个聪明乖巧、漂亮可爱的女孩,一家三口租住在重庆一处十来平米大的房子里。父亲是力工,母亲在家具厂打工。这是一个历经灾难的家庭,小雪的姐姐在97年被查出脑癌,没等见到父母后一面就离开了人世,当时只有六岁。而这只是噩梦的开始,2003年小雪年仅三岁的弟弟又被查出患同一种脑癌,在重庆某医院成功手术后,因为家庭的贫困无钱继续用药,被医院无情的赶了出来,当时弟弟很痛苦,绝望的父亲抱着弟弟狂奔出医院,奔向马路上来往的车辆,要与儿子一起了结生命,被路人强行拉下。终,弟弟还是痛死、饿死在妈妈的怀里…四月初,的二女儿小雪被新桥医院诊断为“髓母细胞瘤”,同样没有逃脱与姐姐弟弟一样的遭遇。小雪的父母非常绝望了,雪妈妈问如果孩子死了,她的眼角膜是不是还可以用,一旦治疗不成功,她愿意捐出孩子的眼角膜,算是对社会好心人的回报。小雪的情况与小宁静一模一样,庆幸的是小雪已经九岁了,过了理论上的高复发年龄,并且状态也比宁静好很多。25日重庆的爱心妈妈已经帮忙把小雪母女送上了来京的火车,目前来看三博医院是佳的选择,我对石教授为小雪手术是相当有信心的。列车上几位不知名的MM一路照顾小雪母女。见到孩子的那一刻,就打心里更加喜爱这个孩子,那么乖巧巧的,小脸非常漂亮,比照片上更美丽。当我说车站人好多,咱们不要走散哦,小雪赶紧把小手挽到我的胳膊上。哇!!那个感觉啊!母爱登时泛滥得无以复加!似乎忘了后面跟着的才是孩子的母亲。把她们送上直达香山的车,找好座位,陪着坐了一站地就下车了〈没办法,家有个嗷嗷待吃的〉。一个半小时后,三博的医生来信报平安了,顺利在车站接到母女俩,正要带着办住院手续。在等车的时候,雪妈说孩子怕进医院,于是我鼓励小雪要坚强,告诉她医院有个更小的妹妹就很勇敢。还跟小雪说,等她出院了,一定带她去天安门,孩子一听这话,马上开心的不得了,笑得很甜很甜!保佑孩子平安康复!!

 

故事3:小宁静

十七个月大的小宁静不幸得了恶性脑瘤,在父母一筹莫展之际被南京的爱心妈妈发现,伸出了援助之手,南京的几家医院都给她判了死刑,上海的爱心妈妈把她接到了上海,同样让他们回家放弃。不甘心的父母和爱心妈妈同时想到了两年前那个看升国旗的长春小欣月,同时找到了三博脑科医院石教授,孩子连夜到了北京,爱心妈妈多方筹款,医院给与了费用减免,手术成功了,孩子得救了….

 

 

故事4:小学乐

小雪的身后,大眼睛的三岁小学乐来到了三博。。。。。。周学乐是南京SUSAN在南京儿童医院看见的,和宁静一起住院,一起出院,后来宁静去了上海,学乐去了北京天坛,因为钱不够住院不得已又回家。之后SUSAN和BILL经过多方寻找联系到了孩子母亲。现已在三博成功完成手术。学乐的父母很努力的为孩子治疗,押房子押地贷款,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用过爱心妈妈们的捐款。他们也被医护人员们评价为明理的父母。看到现在的学乐,仍能回想起当初那个来北京时已经不能进食躺在妈妈怀里的孩子。现在学乐已经坚持完近一半的化疗了,后面仍有数个月的疗程。孩子爸爸为了筹集医药费一直坚持在江苏打工,把学乐也带过去了。

 

 

故事5:小福路

患儿,9岁,一年前因经常性头疼、恶心呕吐在深圳市儿童医院就诊,经CT检查显示,患儿颅内有一4.5*7.8cm大小的肿瘤。医生建议必须尽快手术治疗,否则就会危及生命。

    患儿家在江西农村,家境贫穷,其母亲已因此病与其父离婚,在深圳打工的患儿父亲只得将其带到身边。据医生介绍要根治此肿瘤初步估计需4、5万医疗费。靠打工为生的患儿父亲顿时陷入了困境,虽然前妻、街道办、工厂都分别送来了共计不到2000元钱,但这无疑是杯水车薪,只能到门诊部给孩子开点止痛药。现在药片已经不起作用了,患儿父亲只能用手不断拍打儿子额头,以减轻其痛楚。

患儿的病情经媒体报道后,引起了“爱心妈妈”这一民间组织的关注。“爱心妈妈”立即建议患儿到我国颅脑外科医疗水平的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进行手术。目前,患儿已被收入我院神经外科三病区,我院已在患儿入院的第二天即成功为其施行了颅内肿瘤切除手术。目前,患儿正处于术后康复期,情况稳定。

 


 小路能吃香蕉了

 

 

2008年三博石祥恩教授参加雅虎公益频道视频直播节目回顾

邀请嘉宾

爱心妈妈代表:幸福大姐邓志新

关春芳主任:中华医学会健康教育委员会副主任

洪昭光教授:中国健康教育

  袁中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助理

                    爱心妈妈介绍 

    五、六年前,一些孩子妈妈们自发汇聚到一起,她们有自己孩子,或是全职妈妈,或者兼职工作,在为人母的幸福之余,把对自己孩子的爱播撒下来,给予了更多的患病儿童。不仅关爱自己的孩子,更是想方设法把爱送给更多的孩子们,甚至忽略了自己的小孩,记不清从什么时候起,患儿父母们称呼她们为“爱心妈妈”,被救助的孩子从初的每年几十例直至今天的每年上百例。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这一行列,更多的孩子得到了帮助。这些原本衣食无忧、生活安稳的妈妈们关注弱者、帮助患病儿童的行为,感动、感染了很多的人,是我们社会的一个先驱、一个榜样。

 

故事

十七个月大的小宁静不幸得了恶性脑瘤,在父母一筹莫展之际被南京的爱心妈妈发现,伸出了援助之手,南京的几家医院都给她判了死刑,上海的爱心妈妈把她接到了上海,同样让他们回家放弃。不甘心的父母和爱心妈妈继续做的就是像许三多一样“不抛弃、不放弃”,同时想到了两年前那个看升国旗的长春小欣月,同时找到了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石祥恩教授,孩子连夜到了北京,爱心妈妈们多方筹款,医院给与了费用减免,手术成功了,孩子得救了……

追随着小宁静,成都的爱心妈妈把深陷绝望的八岁脑瘤患儿小雪母女送到了三博,小雪的哥哥姐姐均因脑瘤相继离开了人世,绝望的妈妈甚至买了农药,想到了极端!如今手术成功的小雪对着妈妈经常甜甜的笑……

小雪的身后,大眼睛的三岁小学乐来到了三博……

石教授和医院的工作人员望着爱心妈妈们忙碌的身影一次次被感动……医院领导决定尽大努力帮助孩子和妈妈们。

 

主持人:各位网友、各位现场的嘉宾大家下午好!我们都知道5月12号在我们国家四川汶山发生了大地震,这个地震损失我们也是逐渐地了解到了,损失非常惨重!这次事件之后,全国各族同胞都想办法捐款、捐物,有的朋友说不能给金钱上的帮助,可以献血,献血也是非常多的!体现了我们国家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精神。其实我们不一定都要有灾难的时候才可以捐献,其实每天都可以。今天我们在雅虎公益大讲堂要进行一个特别策划。我们今天的主题是学爱心妈妈,做爱心大使。今天我们请到嘉宾给大家介绍一下,位是“爱心妈妈”的代表幸福大姐邓志新。

邓志新:大家好。

主持人:第二位是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教授、神经外科专家石祥恩教授!

石祥恩:大家好。

主持人:还有中华医学会健康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关春芳主任。

主持人:还有我们的中国健康教育洪昭光教授。

主持人:还有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助理袁钟教授。非常感谢几位嘉宾的到来!说到“爱心妈妈”,可能很多朋友不一定的熟悉,其实“爱心妈妈”是在5、6年前,通过网络的环境她们聚到一起的特殊群体,她们为孩子们奉献爱心,也想方设法帮一些病重的孩子做一些救助。她们为什么这么做呢?她们都是普通人,她们是健康的,她们的孩子也是健康的,那为什么她们会这么做呢?我们请邓姐给我们讲讲。你们怎么聚集到一起呢?

邓志新:我们聚集到一起,因为我们大家都是孩子的母亲,我们一般在怀孕期间到网上查一些资料,大家不由自主地会关注一些网上的救助信息,看到一些孩子,她的病完全可以治疗,只是因为钱的问题,所以我们有一些牵挂,刚开始我们也是捐钱,把钱捐到基金会的账户上。慢慢的,因为北京有很好的资源,有好的医院、医生,我们会联系医院、医生,跟医生沟通啊,逐渐就发现了成为一个聚集的地方。所以说北京这个圈子的志愿者也是越来越多。

主持人:我还是称呼您邓妈妈。您是什么时候进入到“爱心妈妈”这个团体的?

邓志新:我05年1月份生了我的女儿,我5月份开始上班,我就开始关注救助的孩子。

主持人:那您接触的个受救助的孩子是哪一年?

邓志新:就是05年。你会被那些救助帖子吸引过去。

主持人:您刚才用了志愿者这个词,其实您也是慈善者,您意识到这个了吗?

邓志新:没有想那么多,就是希望让孩子获救。

主持人:这是从母亲本能的角度。看到自己孩子很健康,但是看到那些病弱的孩子也是跟心痛,希望帮助他们。

邓志新:对。

主持人:那已经三年多了,您有什么感受吗?

邓志新:其实我们这个圈子很大,我们支援者、网友啊,包括我们一直依托的这种国际儿童希望基金会这个平台,基本上全球都有我们的志愿者,至少得上百名。

主持人:那作为在北京的,或者说在国内的,你们救助了孩子有多少?

邓志新:基本上三年下来100多到200之间。

主持人:都有什么样的孩子?

邓志新:心脏病啊、视网膜的、脑瘤啊…其实一些疑难杂症,以前都没有听说过的病,都遇到过。

主持人:我们今天的主题是学爱心妈妈、做爱心大使。我们也了解了一些事情,比如说小宁静,能给我们讲讲小宁静的事儿?

邓志新:小宁静是我们在南京发现的,当时感觉生命不多了,当时南京医院其实也很负责任,也跟天坛医院沟通了很多次,后还是给我们的结论是他们那边手术风险很大,所以我们终,孩子就先出院了,但是家长对孩子的那份爱不肯放弃,我们也非常能理解,我们就继续帮他寻找一些医疗资源。其实我们也问过上海的一些医院,还有北京的医院,这时候正好父母也是从各地方打听到北京三博医院,可能他们的亲人也在那个医院治疗过,有一定的了解,所以先让孩子到三博医院做一些检查,看看手术机会多大。还好孩子还到北京之后手术很成功。

主持人:当时到三博医院进是为了治疗疾病?还是因为这个孩子,家庭也比较困难,也需要救助,有这些因素吗?

邓志新:这两个因素都有。孩子肯定是比较贫困,我们在网上也开始了筹款,而且孩子的病情也是非常厉害,一些医院不太敢接了。

主持人:您刚才说的都是“爱心妈妈”民间网络的群体在默默地做这些事情。提到三博医院我们不得不提一提在几年小欣月的故事,在06年,小欣月,我们都知道她有一个心愿,就是自己患了脑瘤以后希望到天安门广场看一次升旗,但是她当时病情很严重。好象石教授你们三博医院对小欣月主动进行了救助,是这样吗?

石祥恩:是的。

主持人:现在她的情况怎么样了?

石祥恩:还好。但是视力还不是令人满意。

主持人:但是生命没有问题。

石祥恩:对。

主持人:很可惜,视力有一些问题。据说当时医生给她的诊断是只有几个月的生命,是这样的吗?

石祥恩:可能有一些医院是这么说的,但是我不是很了解。可能经过治疗应该不是那样的,有一些小的问题经过治疗应该不是问题。小欣月生命力很强。

主持人:刚才听邓姐介绍了小宁静的医院,其实小宁静不是你们救助的个孩子?

石祥恩:对。

主持人:中间应该还有其他的?

石祥恩:对。

主持人:您怎么看这个事呢?

石祥恩:其实不是我救的小欣月,是她很感动我,当时我4点钟下手术,很疲劳,有一个记者跟我说,您看这个病人能不能治,后来我把网打开看了一下,我说这个可以手术啊,没有什么问题啊,我把下面的医生都叫来,都说没有问题。他问能不能到当地手术,我说因为各方面的因素还是过来好。后来他给我讲小欣月就想看升国旗,我说这个孩子的愿望太值得尊敬了,或者应该得到满足了,我后来就亲自看这个孩子,我第二天坐飞机去看她,我光看片子还不行,医生得全面看病人,我看小欣月还有手术机会,我当时定了,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到我们医院做手术。

主持人:其实小欣月当时家庭经济状况也非常糟糕的。

石祥恩:非常糟糕,她是个农村的孩子。所以我们也是非常感动,因为小欣月特别爱国旗,我说无论如何也要满足她的愿望。

主持人:您为什么一定要满足她看国旗的愿望呢?

石祥恩:我想作为中国人,爱国热情和爱国的情怀是应该特别受到尊重的。而且是这么小的一个小女孩。

主持人:听您口音您也是东北人?

石祥恩:对。如果这个人不爱国家,那么他不值得尊敬,所以我对爱国的人非常尊敬。

主持人:其实小宁静、小欣月这样的孩子得到你们医院救助,还有其他孩子吗?

石祥恩:还有几个。

主持人:我们知道三博医院是一家医院,医院采取这样的行为,我们知道医院的经费这些方面要进行付出的,包括医生的劳动都要进行,可以说是一种要付出,无论是金钱上还有精力上的付出,那么在这方面,作为一家医院是怎么考虑的?

石祥恩:我想医院一个要给病人治病,但是首先要承担社会责任,还有一个社会的责任,还有一个民族的情怀,就是公共意识,如果一个人、一家医院,如果没有社会责任、民族意识,我想这种医院也是值得怀疑的。

主持人:对,这毕竟对医院来说也是有经济的压力,那么三博医院还会继续做下去吗?还是怎么考虑的?

石祥恩:我想应该可以做下去。因为这方面我们医院领导、专家都有共识,作为一个医院、医生,首先要有一种爱心,对社会一定要关爱,尤其是对弱势的孩子、群体应该这样。如果单纯考虑经济效益,这样是不对的。

主持人:我们今天来到雅虎的公益大讲堂,一起跟大家探讨的主题是学爱心妈妈、做爱心大使,我们今天还请到两位嘉宾,一位是洪昭光教授、还有袁钟教授。不知道两位对爱心妈妈以及三博医院做的这些事,你们有什么看法呢?

洪昭光:刚才听了两位嘉宾讲了“爱心妈妈”的故事,我是深受感动,而且很受教育。真的很受教育!我觉得我们这个社会物质方面的发展当然很重要,但是精神文明、精神素养的提高更重要,如果一个家庭过的幸福、安宁快乐、精神家园,他的富有是非常重要的,现在研究表明,爱心、善心、感恩心,这样能使个人自己健康,使自己身心健康,使家庭和谐幸福、使社会也健康。在这其中,研究表明,我们现在有两句话挺好,爱心是美容霜、感恩是健身丸。爱心可以使人容光焕发、有光彩,反过来就不一样了。比如说我每天上班,我给大家问好,大家也高兴,他回我也是一个微笑,我给人家一个微笑,人家给我一个微笑,这样气氛就传播开来了。

主持人:予人玫瑰,手有余香。

洪昭光:对。马宾读报也说过,感恩的人体内会放出快乐的激素,这样也使你免疫力提高,感冒少。这样身体健康,不容易得病。所以说爱心是美容霜,感恩是健身丸。尤其是妇女的爱心,特别伟大。伟大在哪呢?宋庆龄引用了一句话说,“教育好一个男人只是教育好了一个人,教育好了一个女人就是教育好了一个家庭。”男人是中心,女人是核心,中心保护核心,核心管理中心。

主持人:这点在我们的“爱心妈妈”身上有很好的体现。

洪昭光:如果妻子做的好,孩子一定好,丈夫也一定好。所以教育一个女人有爱心,那么家庭就会充满爱心和欢乐。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和谐社会就会和谐,家庭幸福社会才会幸福。所以教育一个女同志的爱心,在社会上起着核心作用。

主持人:好,我们请袁教授也谈一谈。

袁钟:我听两位讲的做善事的过程。洪老师也谈了体会。我看台湾一个作者说真善美,自己做是真,做的好是美,做事是善。现在我们家里都是独生子女,我也记得一个教育部长讲过,他认为我们现在缺的教育是做人的教育。台湾还有一个作家写了《心灵的X光》,里面问了很多人,你们老了想落到什么样的医生手里。如果这个孩子由你们的行为带出来是善良的孩子,你们老了会有依靠。再一个我想谈家庭,我以前谈到什么是健康的风险,这个风险不是病,是家庭和婚姻。家庭是婚姻的破裂、困难会带来更多的疾病,所以健康的风险是家庭和婚姻。刚才你谈到爱会带来美好的家庭、婚姻的美满,包括事业,中国讲家和万事兴。因为我们是搞医务的,医疗是好的助人,助人是幸福资源。有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他后来改行专门学医,三十岁到印度做慈善,以医疗做慈善。另外我还想谈,现在大家很清楚,全人类赞扬两个东西,一个是慈善、一个是环保。包括比尔盖茨他们都知道包括一些大企业家,这两个是高的。

主持人:这也是得到人们认可的原因。

袁钟:对。

主持人:以前说做慈善只有有钱人、大的企业才做的,但是现在我们看到一些“爱心妈妈”还有三博医院这些机构在做,您怎么看待这个事呢?

袁钟:嗯。我们说洛克菲洛,他有十美元的时候也做慈善。还有北京一个医院,会有很多有钱人到那做义工。我们里面写了幸福大姐,亚里士多德谈过致善就是幸福。这里面写的好,因为善的人是幸福的人。基督教的博爱,佛教的普渡众生。我们说人有侧影之心,我们国家有一些领导人看到人家受苦他就流泪。这次我们抗震的时候看到我们的总理在做什么,他那么大年龄了,他做什么呢。

主持人:在抗震一线危险的地方。

袁钟:对。我们谈宗教的时候,我们不相信看不见的上帝,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喊“妈”,不喊“上帝”。我们相信看的见摸得着的“妈”,而不是说“上帝”。我们有很多可爱的母亲。

主持人:您觉得像“爱心妈妈”这些个体,后来形成团体的行为,您觉得他们的持续性怎么样呢?可以持续下去吗?对我们的社会有什么典型的指导性作用和意义吗?

袁钟:这个问题非常好。台湾的慈济,她们是一个团体,坚持做慈善。香港有很多团体但是做不大。前几天跟一些朋友谈到过这个问题。还有是今年三月份,他们基金会得到我们民政部的批准,所以我想说这个要做大,我觉得这个值得学习,她的做法值得学习,她们帮助台湾当时很困难,家里有问题、婚姻出现问题的妇女,后来越做越大。而且我们国家,刚才我谈到宗教是不同的,但是也要认同。

主持人:如果“爱心妈妈”想做大,您有什么看法?

袁钟:以慈善为高。还有跟我们国家认同的组织学习。这样才可以做大。还有要防止有其他目的的做法,比如说表面是宗教,后面目的很多的,或者以慈善为手段。

洪昭光:这个问题我插几句。怎么让这样的好事做大,做持久。还是人人都参与。怎么做到呢?我想宣传一种想法,我们当前社会大的难题是什么呢?看病难、看病贵。因为健康成为大家普遍关注的热点。怎么得到健康呢?有两句话,在健康当中就是说,在健康100分中,医生不如养生,养生重要是自己的生活方式。如果你自己要有一个好心态就会占30分。我们要想健康核心的,不是说萝卜、肉啊,主要是阳光的、积极的、快乐的善良的心态。这个好心态就是健康的根本。因此,家庭幸福、社会和谐。实际上做慈善,利国、利家、利自己。爱心是美容霜,你越长越漂亮,这多好啊!大家不用上美容院了,做善事就是美容霜。感恩是健身丸,音乐是止痛剂,这个可以解决心灵的疼痛。运动是聪明药,经常运动的人不但脑子聪明,功课好,样样都好。读书是维生素,经常读书就像补充维生素一样。宽容是开心丸,宽容别人,自己也快乐。还有要孝顺,还有要敬业,认真工作,事情工作了你也就快乐。苦难是试金石,有人觉得苦难倒霉,不是的,倒霉是好事,困难给你考验,在苦难面前有两种人,一个是不坚强的,一个是坚强的。后,正气是防弹衣。我想大家都来做善事,这样你会更健康、更漂亮、更快乐,所以这十个东西我叫“开心茶”,这样你喝了这个茶,一天都快乐。这样自己也快乐、也健康!

主持人:讲的非常形象,大家也记住这非常重要的十点。还是要问一下邓妈妈,你们自己有信心把个人慈善、这个爱心一直进行下去吗?

邓志新:其实做个人慈善其实是很累的。因为我已经做了有两年多了,而且觉得越做越多,越做越忙,但是我想有的时候真的是做了很难放弃。就像我们现在做的孤儿,养了很长时间,就像自己的孩子,退不出去。

主持人:说到孤儿,我想起了大地震,又产生了一些孤儿,这样对他们的心灵、肉体伤害都很大,他们也需要你们的帮忙,会考虑帮助他们吗?

邓志新:我们已经和儿童希望基金会,已经有人去四川了,今天下午我们这有两人,儿童希望基金会有两人,他们下午已经坐飞机去了,我们想看看他们需要什么帮助,有哪些儿童需要帮助,无论是找一些资源,或者说儿童村,这些我们都做过,我们看一看有哪些需要做的。我们希望尽快做。希望看电视的儿童……真的是很伤心!

主持人:对,刚才说到个人,我们可以捐钱、捐物,我们也可以像“爱心妈妈”一样,用自己的行动帮助这些弱势人群。但是说到像机构、群体,那么三博医院,他们会有经营压力、资金的问题,我不知道各位嘉宾是怎么看待的,像这样的机构经营这个事情,洪教授您怎么看?

洪昭光:机构做这些事,我想有两个方面一块来,应该从国家、政府,应该有一定的制度法规,应该鼓励。比如说做了慈善,可以从税收方面免税啊。政府提倡、鼓励、支持。还有在机构内部,比如说现在有个人捐款、捐物,这样是个人力量。这是两个方面。

主持人:袁教授您怎么看?

袁钟:把国家民族利益放在前面,个人利益自在其中。这会带的更好的!如果把个人的利益放在前面,可能会毁了自己或者毁了单位,是不可持续的。就像“爱心妈妈”一样,她们做起来,因为在任何一个人群里,我们以前讲锅里面有了碗里面就有了。你做了什么你就可以得到什么。

主持人:我们现在提倡建立和谐社会,和谐社会跟慈善的宗旨应该是一脉相承的,不知道大家怎么来看。

石祥恩:这个对单位来讲、对国家、对社会、对个人都有利,一个单位发展和国家进步是离不开的。比方说,我每天都要听四川大地震的情况,我以前早上几乎不看电视,现在时间都打开看消息我也跟我们的医生说,我们赶快组织医疗队,业务骨干、还有年轻的都准备好了,随时待命,因为我非常关心地震的情况。唐山大地震我们也参与了。还有一次是在荆州的地震我也经历过。我觉得地震不可怕,大家只要团结一致克服这个困难,这是重要的!

洪昭光:我还有一个建议,因为个人力量很重要,但是有限!比如说让单位拿出一百万也不是很容易的,前两天开过戒烟的会,以后要控烟,抽烟害自己也害别人,但是税收很多,如果每包烟增加一毛钱来抗震,那也不得了。今天我看电视,红十字会增加很快,已经1.8亿了。98年洪水那么厉害,也有6个亿,这已经很不容易了,烟税就4个亿了。因为老百姓捐多少都是发自内心,你在吸烟当中多收一点税,这可以考虑。

主持人:一个可以控烟,一个也可以做慈善。这个很好。不过这个有待于国家宏观考量。

袁钟:还有就是,我们要创造一个公正的社会风气。就是说德和利要重叠。社会要有这么一个导向。比如说我们减税啊,使这个社会变成公正的社会。什么是公正,就是德和利要重叠。

主持人:嗯。那后请我们的邓妈妈说一说。

邓志新:其实我们做网络救助的时候一直也在呼吁,因为多人在网上跟贴的时候也在置疑,现在需要帮助的孩子很多,我们的力量到底可以帮助几个,好比成千上万的孩子都需要帮助,你的力量只帮助一两个,有意义吗?这种声音一直有的。但是我们有一个寓言,再一个海滩上,潮水退了之后,海滩上有很多小鱼被困在海滩上,然后有一个人在海滩上漫步,他发现有一个小男孩用力地把鱼往海里摔,那个人就说你看有成千上万条鱼,你的力量能救几个呢?小男孩说我手里的这条鱼在乎。这个也要跟大家分享,我们确实不可能帮助所有的人,但是每个人真的尽自己的力量,能做多少做多少,这个社会其实可以帮助很多的人。如果每个人都尽自己一份力量,这个社会会好很多。如果每个人觉得自己的力量太小了,我干脆躲避吧,干脆不要看他,你想想这个社会,真的一个人也帮上。

主持人:的确是。借用您说的“谁在乎呢?”只要我们慈善了,就是重要的。好今天现场有好多媒体朋友,下面也请媒体朋友来参与到我们有关慈善的讨论当中来,媒体朋友有问题的话可以发言。

记者:我是《北京晚报》记者,我知道洪昭光教授,曾经去过邢台地震,亲临了一线,这是76年,现在相隔这么多年,您看中国今天再次面临这样高级别的地震的时候,您特别想说什么?您当年作为一线抗震救灾的医生到现在的专家,您想告诉大家什么?

洪昭光:当时邢台发生大地震,北京当时感应也比较强烈,我当时去了邢台一百多天,当时周总理去了四次。当时情况很紧急,情况非常悲惨!解放军到的快,到了以后不分日夜,也没有休息,就是日夜抢救。因为当时天亮,还没有醒过来,5点多,很冷,当时截瘫骨折的非常多,我们日日夜夜抢救。后到我们离开的时候,我就感觉什么呢,我就感觉各种骨折,一般损伤,肺炎都治好了,但是大量截瘫都没有办法。现在想起来,就是说遇到这样重大灾害,我们党和国家非常重视,这是很重要的,有一个很高的领导而且指挥的很高效,但是快很重要,因为稍微耽误一点就是一条命了,而且抢救当中,医疗队要科学地抢救,不要因为好不容易抢救出来了,因为方法不得当截瘫了。另外一个就是说医疗队的及时赶到、及时手术避免了后面的合并症,当时缺的就是导尿管,大量膀胱破裂,医疗队什么都带了,就是没有带导尿管,就临时派飞机运这个导尿管。当时我们医务人员很快,那么现在利用高科技的力量还比较好。但是那时候大量截瘫没有办法。

主持人:在地震之后,救助一定要讲究科学。这次我们地震派出190人的专业救治队伍。

洪昭光:这个太重要了!

主持人:他们有专业知识。

洪昭光:这个很重要。

袁钟:我们到灾区支援的自发组织,千万要注意,你去你要自己解决你的吃住行,否则你会变成“灾民”,填麻烦了。因为那是一个灾区,不管谁去,今天洪教授说,件事情去的人要想到自己的衣食住行要自己解决。

主持人:大家有爱心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一定要讲究实际。

袁钟:那是灾区啊,你去了不要填麻烦啊!你不要说我吃饭、住哪。还让人家帮你解决那就麻烦了。

主持人:帮忙而不添乱!

袁钟:对。就是说要讲科学。

主持人:其实又回到“爱心妈妈”了,其实她们也是普通人,也不是说很有钱,很有能力,也不是说医学的专业人员,但是她们觉得,就是因为她们是妈妈,她们了解孩子,才组织了“爱心妈妈”的团体,是这样的吗?

邓志新:是这样的。

主持人:其实我们推而广之到每个普通人,是不是也可以找找自己的特点跟慈善结合起来?

邓志新:慈善不是说非要有钱人、学医的人才可以做到。其实生活中很多都是慈善,比如说我们因为妈妈的本能,有时候单独看到一个小孩在那哭,我们会停下来观察一下周围,是走丢了还是怎么样,我们不会说视而不见地走过去,这不需要什么,其实你有心,你可以帮到很多孩子。

主持人:好,我们偾爰钦吲笥烟嵛?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记者:你好我是《北京广播电视报》的记者,参加这个活动感到很高兴,我想问一下“爱心妈妈”在奉献爱心的时候也遇到德和利的问题,在这个时候,发生矛盾的时候是怎样做选择的?谢谢!

邓志新:这个矛盾一直都有。一个是钱的矛盾,一个是你自己的经济利益,你捐款会不会影响家庭。这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方面是时间和精力。我们在个人捐款这块,无论是我们自己包括我们的志愿者,我们捐款是要量力而行。我们实际上说,你在你家庭能够承担的范围内去做,所以我们现在实际上,我们这些核心志愿者更多付出的是精力和时间。我们基本上业余时间至少一半以上都在做这个事情。我们这几个全职的妈妈,她不上班,但是每天会忙到夜里一点多,整天忙这些事情,包括救助啊,晚上要忙到很晚。

主持人:那家里人没有意见吗?

邓志新:这个说起来挺有意思,我们这几个人在五一的时候带着家属聚过,那几个爸爸,就是我们的老公吗,他们晚上自己喝酒,他们自己一起聊,他们就是说觉得“哎呀,要不是考虑到妻子做的是爱心事业,意思就要早离了好几次婚了”。(笑)其实我们真的搭了很多精力,我们周末出去,不能也带着孩子,基本上孩子由家人带着。基本上家庭这块都很支持,如果不支持也无法工作。我们以前有一个成都的妈妈,她也是非常热心,看到孩子受罪,都是无法承受的那种,但是她的老公就好象不是太支持她,恨不得她打一个电话都要跑到外面打,但是这样的情况我们都非常体贴她,一般我们不去找她,我们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情影响她的家庭,她也有孩子,我们不希望这个事情导致她家庭的破裂,我们尽量找别的志愿者做。

主持人:真的希望投入这个行列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分担一点也不至于这么苦了。

邓志新:对。

主持人:石教授您也是一个丈夫,如果您的妻子做这样的事,您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石祥恩:我的夫人没有做“爱心妈妈”,但是我在外面做这些事,她非常支持,因为做医生就是随时随地的,有时候礼拜天也不在家,病房有事的话就要随时走,特别是脑外科的病人,非常急,比如说手术以后,打了电话就要马上去,我的手机24小时都开机。

主持人:您也提到三博医院也组织了医疗队。

石祥恩:对。

主持人:我们也了解到,像第四军医大学,他们在发生地震之后立刻给总部,给总后写了请战书,你们有没有这样的举动?比如说跟卫生局有这样的联系或者写请战书?

石祥恩:我们王院长是非常优秀的麻醉医生,他马上写了组织计划,我们这些人都是全天候的待命。

主持人:嗯。希望你们的请战报告可以及时得到回应。我们来到雅虎公益大讲堂讲这个主题学爱心妈妈,做爱心大使。刚才邓妈妈跟我们聊了那么多,其实每个人都可能会走到公益的行列里,我们也请大家再谈谈。

袁钟:学“爱心妈妈”可以有不同的做法。比如说洪教授讲的,比如说他做医生,把自己的事业当做慈善就可以了。还有慈善大小不一样,比如说我挤公共汽车,我把年轻人挤了占位置,我把位置给老人,这样也好,我扶盲人过马路等等,这些很简单。我想每一个人都可以这样。我们可以做很小的事情,我们可以做各种各样的,包括你的事业。我们帮助身边所有的人,给人家一个微笑、一个帮助、一个手势、一个美的眼神,这都是慈善。

主持人:不要把慈善看的高高在上。

洪昭光:从大的方位来讲,一个是有很好的心态,阳光心态。心理看事情永远用乐观、积极、正面观点看世界,这个世界当然不是很完美,但是没关系,但是你用积极观点看他,心理充满阳光,你看的世界就是充满光明,你的前途也会光明,你的身体也会健康,事业也会顺利,家庭也会幸福,你会天天感到天天桃李春风日。如果你生气、气愤,那天天都是灰暗,什么都是没有味道的,那你的前途肯定会灰暗,因为你是负面、消极地看,后就是凄风苦雨。我们关爱世界也是关爱自己。

主持人:那石教授你看,有很多朋友关心你们救助的孩子,包括刚才提到的小宁静还有小雪,她们现在怎么样了?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石祥恩:小宁静很好,她来的时候病情比较严重,这个孩子血非常少,所以医生为什么不能做手术呢,就是因为这个。我们医生一定要有信心,现在也说抗震救灾要有信心,我们做手术的时候一定要镇静,出血的时候不要慌,把复杂问题简单化,后来总共下来我们顺利地完成了手术,手术之后进行化疗,现在很好了,来的时候这个孩子很蔫,现在活蹦乱跳的。

主持人:跟健康孩子一样。

石祥恩:对。复查也很好。我们也很满意。

主持人:听说小雪要出院了?

石祥恩:嗯,这是小宁静。小雪也很惨。她们家三个孩子,都得病。我们想只要把小雪救过来,活十年或者几年,这个家庭也会好起来。

主持人:现在手术做完了吗?

石祥恩:做完了。我们又帮她找了一个放疗医院,我说你们一定不要收钱。我这个不能收费用。我说这些“爱心妈妈”都是无偿的,白天、晚上不休息。

主持人:好,我们现场媒体的朋友还有什么问题吗?

记者:我是雅虎的一个网友,我想问一下幸福大姐,据我所知,您救助这三个孩子现在都挺好的,而且三博医院也提供了很多帮助,也有合作,您对这种合作有什么看法?以后还会跟其他医院合作吗?有什么计划吗?如果大众也想有这个心的话做这个工作,有什么方式参与吗?

邓志新:问题很多。(笑)我们真的很感谢三博医院。有时候我们被钱困扰,有时候被医院困扰。有的孩子病的很厉害,有的医院不敢接,我们不知道把孩子送哪去。像宁静、小雪这样的孩子,我们看着她从原来生命很微弱到现在活蹦乱跳,我们真的很感谢医院!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真的尽了大的努力,尤其是像宁静、小雪,三博医院做了很多减免,也减少了我们的压力,所以我们很感激三博医院!我们做了救助确实是跟医院建立了一些联系,尤其是北京的医院,包括上海、重庆的医院。其实很多方方面面的人都帮助过我们,里面包括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包括各个医院的医生护士,包括我们的网友,包括媒体。有的孩子需要钱比较多,我们从网络筹集可能满足不了,我们会找当地的媒体,一般媒体报道之后会快很多。所以我们做这些救助,没有这些方方面面的帮助根本做不下去。

主持人:这是个问题。

邓志新:第二个问题是…

主持人:她问了,如果加入这样的团体有什么方式?

邓志新:加入我们的团体,我们是求之不得的。我们欢迎那些有时间的志愿者。平常我们感觉分身乏术。我们救助这些孩子光靠我们几个人跑,跑不过来。我们希望大家来帮助我们,加入我们。上次我们找了五棵松社区,找了一个全职妈妈,她离一家医院很近。我们问她可以帮我们联系一下医院,以为她离的近,如果我来跑光路程得花5个小时,其实志愿者可以从各方面帮助我们,我们欢迎大家加入!

主持人:欢迎每一位愿意奉献爱心,做慈善的朋友!

袁钟: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啊?就是做慈善。

主持人:其实慈善不是高高在上的,同时通过您刚才语言的提炼,也感觉到慈善是非常崇高的。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记者:刚才洪教授一进来就给我们几个记者讲一个故事,是说地震的时候,有一个家庭夜里账篷就掀跑了,后这个丈夫也不管妻子和孩子了,您可以再讲一下吗?您怎么看这个丈夫?还有希望袁教授从哲学、社会学讲讲,爱自己的生命和爱家人、爱他人是怎么样的一个辩证关系?

洪昭光:好的。在邢台地震有个事情很感人,纪念馆有一个雕像,雕像的内容是房子要倒了,里面还有人,有一个解放军用自己的身体顶住歪斜的墙,他不顾个人生命,顶着房子一动不动,让屋里的人撤走以后,他再走。就是说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一个解放军战士用个人的身体顶住一堵墙,等其他人撤离之后他在走,这个真的是感天动地。还有一个事挺感人的,地震当时大概是在凌晨5点左右,丈夫醒了,一看地震很害怕,就跑了,结果妻子和孩子还在那,妻子醒了之后一看赶紧抱起孩子也跑了,后出去以后问丈夫,你怎么一点良心也没有,至少也叫叫我们。丈夫说我还是很爱你们,但是我害怕,一害怕忘了,下回再地震,你放心我一定个叫你。结果邢台地震还有好多余震,有时候一天300多次余震,余震有小有大,结果几天以后又赶上了,这一震又害怕了,又没有叫他妻子。那时候解放军也去了,在余震的时候,虽然丈夫跑了,但是在很危险的时候冲进了一个解放军,解放军拉着她还有孩子跑了,房子还真是倒了。这时候妻子又生气了,说丈夫还是狼心狗肺,还是解放军救了自己。妻子说,再亲再亲还是亲人解放军。我觉得遇到这些自然灾害的时候,我们伟大的人民子弟兵,确确实实是可爱的人。他们不但是我们国家的钢铁长城也是保护人民的军人。那时候标题都是要学习人民解放军,我觉得人民子弟兵为人民的精神非常非常了不起。这时候我们国家领导人,时间快速度地到前线。

主持人:您说到那个雕塑,如果没有这样的善心和义举,恐怕没有那么大力量把墙顶的住。

洪昭光:嗯,真感人!

袁钟:刚才您提的问题很好。爱自己、爱家庭、爱他人的辨证关系。现在讲幸福的概念,什么是幸福,快乐而有意义是幸福。什么是有意义,帮助困难的是是有意义的。其实我们根本就是要帮助劳苦大众,帮助困难的人,这样才是幸福的。这样幸福感的持久时间、程度跟你帮助的人也有关系,帮助困难的人持续时间会更长。

主持人:还有什么问题吗?

记者:我想问一下,刚才讲到小欣月和小雪,她们都是农村的孩子,现在农村医疗问题,中央现在非常重视,合作医疗,现在搞合作医疗,但是农民的收入增长还是赶不上医疗费的增长,所以说,很多农民还是看不起病,就像小欣月、小雪这些孩子,但是我们三博医院给她们一个很好的治疗,而且给她们减免了很多的费用,我想问一下,三博医院这种现象给大家和社会带来了什么样的启示?谢谢!

主持人:还是请袁教授来谈。

袁钟:这个很明显,这个善举,这是我们行业的带动作用或者是示范作用,对社会对其他行业,他们的做法是一个单位,是一个群体,他把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放在高了,把弱势群体利益放在高对他们单位形象也是很好的,对单位可持续发展也是很好的,也可以起到示范作用!非常有意义的!

主持人:在这方面您有看到国外有一些典型成功的例子吗?

袁钟:我很欣赏台湾的慈济,这个基金会做的非常好,我们不叫国外,是国内。他们同样发挥这些优秀的文化。

主持人:您说的是我们国家的台湾,他们是慈善的团体。但是有没有一些国外的,或者是我们国家港澳台一些企业做了很好的慈善对自身也是很好的促进,有没有典型的例子?

袁钟:比较典型的就是比尔盖茨啊,这个很典型啊。慈善有不同的程度,有的是纯慈善,有的可以带动企业的发展,有的稍微弱一点,程度不一样,我们分析不同做慈善的企业家、企业群体,有不同的做法。比如说成龙、李连杰都在做。有很多不同的做法。

记者:我们是一个专业的儿童救助机构,比如说“爱心妈妈”做的会有一些不足,应该和专业机构结合起来,今天来的都是专家,前段时间我看广州街头有一个14岁少年,因为心脏病突发猝死在大街上,我们感觉到,我们这些机构和“爱心妈妈”毕竟力量很小,没有形成一个网络,像街头少年,他如果知道有这些人、有这些机构,可以向他们求助,那么这个孩子不会死,我想一个是这个没有形成网络的东西,让有困难的人可以得到及时的帮助,还有就是说这个孩子如果马上送到医院,医院可能不会及时救治,因为没有给钱,这也是一个问题,那么现在有困难的孩子,大家都想办法募捐,医院有时候可以减免,但是医院不是慈善机构,不可能全部免费,但是国外的医院对这种病人会全面,我想在中国做这种事情,我们当然鼓励“爱心妈妈”这种做法,但是国内的救助体制不够完善,包括医疗费用太高,老百姓看不起病,造成这种事很多,当然今天我们主要谈的是“爱心妈妈”的行动是应该鼓励的,但是想听一下专家的意见,就是说中国目前体制还是有待完善的。

洪昭光:这个问题提的很好。现在我们讲慈善的路很长,任务很艰巨。我有一个初步想法,根据流行病学的研究,中国现在有缺陷的新生儿,大概是百分之五到十。每一个缺陷的孩子治疗起来是很费时费力的,比如说心脏病、脑子发育不好的,但是预防起来倒是容易的,比如说肌足裂,实际上是缺少叶酸,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孕妇补充一下叶酸就可以避免了,这个可以大幅度减少,这个我想国家都可以负的起。比如说怀孕的头三个月,可以注意避免风疹感染。我觉得是这样的,毕竟我们资源有限,就像心脏搭桥,一个就是三四万,几个就是十几万,其实你可以控制高血压、经常运动,就不会得这些病,很简单,很简单,治疗起来很复杂,所以我想应该宣传一些健康的理念,因为健康是一个全面的,综合的系统工程,如果大家有一个健康的理念,各种病少一半,生命可以延长,幸福度也可以增大。健康的生活方式可以一年给国家省几千个亿,这不需要别的,只要你知道我们要戒严限酒、心态健康等等,这就可以省几千个亿啊!因此一块钱预防投入,医药费可以节省八块五毛九,讲究费可以节省一百块。这样自己少受罪,家人也少受罪,造福全社会!

袁钟:这是慈善迁移。为什么说是农村的孩子?还是科学普及不够的。科普与慈善一起做,包括关春芳老师做的健康快车,应该是把科学和慈善结合起来,农村知识传播有问题,应该慈善提前,这个很重要的。

洪昭光:知识改变命运。

邓志新:刚才洪教授说起了叶酸,我们救助当中,我们一些“爱心妈妈”也提到过,我们怀孕之前都知道,提前服用一些叶酸。而且叶酸很便宜!如果政府,哪怕是免费发放这些叶酸,会让很多新生儿,就可以阻止有缺陷的新生儿。我们在救助过程当中也感觉到。切身体会!

石祥恩:是的,很多都是先天的。

袁钟:对。先几天我到白沟去,农村的糖尿病病人大幅增加。生活好了,会大量增加。其实我们应该多做宣传,比糖尿病来了再治疗要好。

洪昭光:对。糖尿病截肢啊,眼睛瞎了,你花几万、几十万也不如注意多运动,比如说多走走路,都可以减少。很容易!

袁钟:对,就是怎么做宣传,科普。我们给农民做宣传,我们怎么帮助他们,如果大家需要,我也可以帮助大家,印东西。我以前也做过。

记者:还是体制有点问题,卫生部主要重视医疗,不太重视健康教育这方面。

袁钟:你说的非常对。这有各方面的问题,像环保一样地我们改变不了很多原因,但是从我们做起,我们做我们能做的事情,我只能这么说,环保也是从我做起,问题很多了,我们还有很多问题,但是我们想想我们自己怎么做。

主持人:毕竟都是在发展当中。

袁钟:对,好的办法就是从我做起。

主持人:就像“爱心妈妈”一样。我们能做多少,就从能力所及可以做。

记者:预防性的东西是应该做,大家都重视这个问题,应该很多部门一起做。我们现在做的就是,等于说是事出来了,怎么救助这块。现在是做这个。

洪昭光:咱们等于消防队去灭火,应该是预防着火。

主持人:还有什么问题吗?

记者:我是《新京报》的记者。石老师您在美国留学过两年,您有做过义工吗?或者是您接触过义工吗?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推荐给国内愿意做慈善的人士。

石祥恩:谢谢你的提问。这些在一些西方国家做的非常好。我那时候是博士后,一般礼拜天几乎做半天义工,我们也不做什么,就是把老人推出来晒太阳,就几个小时,而且你还可以得到一个好处,可以学外语。(笑)因为这个老人非常愿意跟你谈。我去国外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外语,还有就是学习。还有他那的学生,都要做义工,如果你要做外科医生,老师会翻你的社会经验。国外很提倡这个,并且社会风气也提倡这个。还有一个很简单的比方,就是说你这个学生要出去旅游,这个老师找一个义工当组织者,没有说班主任领着去的,所以非常普遍。

袁钟:父母应该每周带孩子做一次义工。我现在录用员工,我要看看他有没有做过义工、慈善事业。我们更看中你的品德,然后是素质。我注重他会尊重人、那么做起事来效果会更好。

石祥恩:其实说义工不一定和你的专业结合起来好,我的儿子在国外就是给图书馆做义工,就是书乱了就给摆齐了,也可以看看书。比如说我,我不可能每天都要去做义工,我是医生,如果这个病人有病,我要竭尽全力帮助他。其实我的理解是,不是我帮助他,是他帮助我。你帮助别人的时候自己也会得到帮助。我是这么理解的。从我本身的成长,还有袁教授,我们都是同龄的,念书的时候就是抗日战争,都是枪林弹雨,你们现在是赶上好时候了。这个人只有是国家稳定了,民族繁荣了,你才有脸面,你才可以学习。当大家都好了,别人也会帮你。做义工,我的感觉不是帮助别人,而是别人帮助自己,我的感觉是这样的。

主持人:好,还有问题吗?好,如果没有问题,我们非常高兴今天有这样的机会可以请几位嘉宾能够来到雅虎的公益大讲堂来进行这样的一个主题,学爱心妈妈、做爱心大使!我们想公益并不是高高在上,也不是说我们每个人不能做的,我们每个人只要真正拿出自己的爱心,都可以投入到公益里面。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期嘉宾访谈,以及嘉宾的一些分析,包括“爱心妈妈”的这样一些故事,可以给我们每个人进行慈善事业有一点小小的启示,谢谢几位嘉宾!

疾病科普
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 请您绿色出行

咨询预约电话:400-0655-120

地点:北京市海淀区香山一棵松50号

邮编:100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