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例视频

  • 椎管内囊肿病例:藏在脊柱中的恶魔

    CCTV-4《中华医药》

  • 突出的肿瘤-脑膜瘤

    CCTV10《走进科学》

相关文章

眼皮跳动真的是“左眼跳灾 右眼跳财”吗?当心是病!

2018-05-29 16:33 作者:三博脑科医院

“您是改变孩子命运的人,不然孩子下半辈子嘴歪眼斜就坏了!”近日,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功能神经外科中心,年过7旬的陈大爷拉着翟锋主任的手激动地说道,自己儿子由于右侧眼皮、面部肌肉跳动,多方求医,一直没有明确诊断,经过多种治疗,一点没有好转。来到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确诊为右侧面肌痉挛后,接受了微血管减压的手术治疗,术后立刻眼不跳了,脸不抽了,面肌痉挛症状完全消失,孩子又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工作,家人特别高兴。

一度误诊为小脑萎缩据陈大爷介绍,儿子自2017年春节期间开始出现右眼皮跳动、不停眨眼的情况,由于儿子从事的是旅游杂志社的编辑记者工作,需要经常外出,家人以为是过度劳累所致,便未在意,儿子也未将此事放在心上。“当时还以为是‘左眼跳灾 右眼跳财’,觉得是好事呢。”

随着时间推移,儿子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由单纯的眼皮跳动发展到右侧脸部抽搐,且越来越频繁,眼睛也由于经常眨眼变得越来越小,“到2018年春节时眼睛都快睁不开了,都成一条缝了。”回忆起当时的情形,陈大爷仍然很痛心。

家人这才意识到,这不仅仅是单纯的眼皮跳动,肯定是脑部某一部位出了问题,于是首先来到了当地一家三甲医院寻求治疗,出具的结果让他们大吃一惊——

“医生说是小脑萎缩导致的。”这样的结果让老两口很诧异,也很害怕,只能遵医嘱吃药以求营养神经,但经过一段时间药物治疗,不仅不奏效,症状还在持续加重。

前方为陈大爷的儿子,即使有遮罩遮挡,依稀可以看到其右侧脸部抽搐的症状。

老两口大的心病作为家中的儿子,且还没有结婚,不停地眨眼、面部抽搐让老两口很担心影响孩子日后的情感、婚姻生活,不断地打听、查询,寻医问诊,“我们发愁都超过他自己”。

看到儿子因抽搐发作而不断变形、僵硬的面部,严重的影响了生活与工作,老两口既着急又无奈,每次发作时母亲也只能双手抚摸、按摩孩子的面部,期望能够减轻症状;因为着急上火,迟迟得不到有效治疗,陈大爷本身就有的毛囊炎也严重起来,“着急的时候满脑袋都是疙瘩”。陈大爷说,儿子的疾病成了老两口大的心病,不仅是因为症状引起的孩子面部变形,更是因为迟迟无法确诊,不知道原因何在,得不到有效治疗而感到痛苦和无助。

改变命运的一次手术陈大爷从老家赶到北京,每天上网查阅资料,寻求儿子的病因。一次偶然的机会,查找到儿子的病可能是面肌痉挛,而且发现首都医科大学功能神经外科中心在治疗癫痫、三叉神经痛、面肌痉挛等疾病方面的治疗技术已达国内甚至国际水平。而翟锋主任在这些脑功能性疾病的诊疗具有丰富经验,遂慕名前来。

翟锋主任见到病人后根据患者的病情及症状,初步确诊为右侧面肌痉挛,而在做相应的磁共振及神经电生理检查后进一步明确患者为原发性右侧面肌痉挛。患者诊断明确后入院第二天就实施了右侧面神经微血管减压手术。手术持续了1个半小时,从重症监护室出来的那天,老两口既激动又担心,目不转睛地盯着儿子的脸部,“麻醉清醒后,看到孩子一点儿都不抽了,眼也不眨了,我们的心才算放下来。”一家人甚是开心,老两口的女儿甚至还对弟弟开玩笑说道:“你这都不抽了,还习不习惯啊!”

“立竿见影,手到病除!翟主任改变了孩子的命运,不然孩子下半辈子嘴歪眼斜就坏了!”本以为来到医院后要打“持久战”,没想到从入院到出院,仅仅用了9天时间。

手术前夕,翟锋主任为陈大爷一家详细介绍了手术治疗方案、术后预期效果、术中风险、术后并发症等手术要点,条分缕析,事无巨细。这在陈大爷一家看来尤其难得,“从入院到出院,(医院)交待得十分清楚,尤其手术前,都知道手术是有风险的,但是医生们把所有都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有效果说效果,有风险说风险,尤其医生重点讲到术后听神经受到刺激可能会影响听力,脑脊液的释放会造成患者术后会出现头晕等情况,这让我们切切实实感觉到医生和医院是在为病人的利益着想,医生、医院不是因为手术有风险在撇清责任,而是在尽心尽责。”

让陈大爷一家人敬佩的不仅有翟锋主任团队成员们精湛的医术,还有时时处处为患者着想的仁心以及拒收红包的高尚医德。陈大爷一家按照“人之常情”的理解,塞了数千元的红包打算送给翟锋主任等团队成员,但均被一一拒绝。

如今,儿子又恢复了往日般爽朗健谈,老两口的心病也已根除,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

疾病科普

面肌痉挛,又称面肌抽搐,多数是由于血管压迫面神经,使面神经在出脑干处发生了脱髓鞘病变,这时候血流波动的冲击对神经根部的神经造成刺激,引起面神经的刺激症状,就表现为面肌抽搐。

主要表现为一侧的眼睑,开始是下眼皮或者是上眼皮,或者是口角,开始表现为阵发性的不自主的跳动。每遇情绪激动、着急的时候,容易发作。逐渐地累积到整个眼睑,上眼睑、下眼睑,后累积到口角,整个面肌。一般都是单侧的,叫特发性面肌痉挛。

翟锋主任提醒,单纯的眼皮跳是由于疲劳、精神紧张引起的,一般不会超过一个月,自行缓解。这部分病人不要害怕,随着调整睡眠的状态、调整紧张的程度,逐渐地就缓解了。而面肌痉挛造成的眼皮跳动,虽然也会自行缓解,但会反复发作,且频率和程度会逐渐加重,由眼睑到口角再到整个面肌都会不自主地跳动。鉴别到底是单纯的眼皮跳还是面肌痉挛,除了临床医生给病人做查体诊断以后,还有神经电生理的监测可以进行客观的指标评估诊断。

据翟锋主任介绍,面肌痉挛易发病人群为中年女性。面肌痉挛没有特效药物,局部注射肉毒素,只能起到暂时的缓解作用。而且常有面瘫、眼球干涩、复视、吞咽困难等并发症。目前,面神经微血管减压术是国内外公认治疗面肌痉挛的有效的方式。专家特别提示:小部分患者面肌痉挛术后面部仍有抽搐,称为“延迟愈合”,一般在半年内症状能够逐渐缓解,因此患者及家属要有一定的耐心。

疾病科普
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 请您绿色出行

咨询预约电话:400-0655-120

地点:北京市海淀区香山一棵松50号

邮编:100093